摔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46|回复: 20

Goldust自传全文简译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6-21 00:03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3-10-25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格式太乱,建议下载附件!
    : i/ @" s2 w7 O( }1 o: Z8 n& V' W7 k- s
    ) p0 d. [( f8 l; {; a
        这本Goldust的自传《Cross Rhodes Goldust Out Of The Darkness 2010》是我前两年翻译的。并不是全文一字一句的翻译,而是其中的一些重要内容和框架。一方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充裕的时间和足够的英文水平阅读全书,另一方面我只是在工作闲暇时间阅读并摘抄,完全翻译全书的精力有限。还是那句话,读书最重要是为了从中获取一定的知识,如果没有特殊的需要,各位通过这篇简译,大致就可以了解这本书了,然后再去判断自己是否会选择阅读全文吧。
    7 i7 u: n, }' s6 s. ^$ _( N    实际上,在当时简单翻译这本书并按章节发到新闻中时,我曾说过会在全部翻译结束之后再整理到一起再发一次的。但后来因为时间原因,此事居然搁置了很长时间。现在Goldust再次回归WWE,并开展了一段伟大的剧情和一系列竞猜比赛。借此良机,让我们再回忆一下Goldust传奇的一生吧。! ^4 O! P7 i4 e: p- O. }( ?1 A3 o
    9 S' h( @4 }# y% T& t  a( }+ S
    第一章 The Fever
    % W( E6 o& S( }6 G: Z3 v+ Z& X
    在小时候,父亲Dusty Rhodes总是前往各个版图(territory)巡演,每次都要出去很长时间。可能会先在一个地方待2-3周,回家之后马上又就去日本待1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每次回家他都是精疲力尽。( m$ P, Z- Y6 o* u
    在一年级时,父母离婚了,我、姐姐/妹妹Kristin和母亲一起生活。离婚后接下来的八年中,母亲结了三次婚。前两个继父都殴打我的母亲。
    * c' `- O1 `  d3 u; F: r2 O, o在大概九岁时,我第一次现场看父亲表演,现场观众都为我父亲欢呼。比赛后在后台,他对我喊道“你还想进入摔角擂台吗?”他很疯狂,这对一个小男孩是很可怕的。我的意思是,这是我的父亲。他吓坏我了,直到十年后我才开始进入擂台进行摔角。现在我不知道他当时是否在担心我的安全,或者他只是希望我放弃进入这个行业的念头。我只知道一件事:我绝不会忘记这次经历。我想要的就是成为我的父亲。
    9 z1 E# R- ]4 S$ Z% n" I5 w. [在我高中二年级时,母亲最终同意让我和父亲一起生活。当时我的父亲已经再婚,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
    " K4 g) W( i6 @) }% d2 _2 Q! C我开始打橄榄球,这更多是他父亲的想法。在East Mecklenburg Hing School时,我叫Dusty Runnels。每个人都知道我的父亲是谁,这部分是因为长期职业摔角手Gene Anderson的儿子Brad也在这所学校,他也打橄榄球。相比橄榄球或者除了女孩外的其他事情,我们俩都更热爱摔角。( X; T5 N7 P# ?
    在高中的后两年,我同时进行橄榄球和摔角,并且进行得很好。尽管毕业分数很糟糕,仍然得到了很多大学的邀请。我最终选择了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 I6 f" c7 g3 [3 Z当时职业摔角手非常严格地保守秘密。“它就像一种宗教。”在我父亲的年代,如果你和某人摔角,你们是不能被看到在一起的。他们会在不同的车中出现,他们从来不会泄露秘密。总有人认为他们对擂台上发生的事情很了解。我在学校时总是听孩子们说“哦,摔角是假的。你父亲并没做什么。这是假的。”那时我讨厌这些话,现在我仍然讨厌它。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讨厌这些话。但是我的父亲对此不发一言。当时这些人使用自己的语言。他们把它成为“carny”,我父亲和母亲,之后还有我的继母会使用只有他们和其他摔角手能够理解的语言讨论一场比赛或者行业中的其他事情。他们就是这样保护这个行业的。他们对此很严格,这在现在是想象不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学会了这种语言,并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渐渐地我也学会说它了。现在这是一门已经消失的艺术。
    ' `7 p$ k6 J8 f在高中上高年级时,我的父亲搬回到了达拉斯。我的弟弟Cody当时还是个婴儿。他们离开了,但是我留下来完成学业。3 @$ C6 o8 c; |+ w1 ~0 E& L/ s
    当我父亲知道我不会去大学大橄榄球后,他给我打电话,要我在达拉斯机场会面。我们在车上谈了45分钟,父亲给我讲述了摔角界中的事情,并让我第二天晚上前往Amarillo,担任两场比赛的裁判。当时是1988年,我19岁。第二场比赛的获胜者是Rock-n-Rool Express。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摔角擂台,完成得不错。当晚,我挣到了20美元。8 [, B. ^2 ~! Y- v/ w/ K' N
    ; d- K6 a$ w0 \' }
    第二章 Wrestling 101:Business School$ @8 s; o4 ^' v4 }

    ; {! r; g8 S# K! i% h# D, D当我回到家后,父亲让我接受Jim Wehba,也就是Skandor Akbar的训练。我父亲和Skandor认识很多年了,安排他在达拉斯乡下的Doug's Gym训练我。训练的地方很破旧,就是一个简易的健身房。( B5 g$ Y- A. ~7 m/ a5 x7 K6 s
    在那里训练的还有很多人,其中之一就是之后的WWE Diva Jacqueline Moore。0 O+ A0 c2 Y: B8 U# Q. l4 f
    当时Skandor已经50多岁了,加入这个行业已经很多年,他在1980年代为Bill Watts的Universal Wrestling Federation工作。
    3 u' ^) s9 t2 e在Skandor这里训练几个月后,父亲把我带到坦帕,接受Steve Keirn和Mike Graham的训练。我父亲的老师就是Mike的父亲Eddie Graham。Eddie在2008年进入了WWE名人堂,当时他已经去世,我父亲代替他接收了颁奖。
    + `) u5 E1 j( |6 ]+ Z8 I1 i当时Mike正在运作Florida Championship Wrestling。
    & u3 M. k( N+ n  Q# A" X我和继母的姐姐/妹妹住在一起,为Florida版图工作了两年,每晚挣20美元。如果幸运的话,我可以找到一个摄像师拍照,然后我们在场馆内卖掉它们,换来买汽油和啤酒的钱。+ d0 L/ v! T" n+ |3 R
    最初几个月我在Sportatorium训练,每周四晚上我们进行一场秀。每天要训练几个小时。3 H& R1 C. u0 P+ }) d3 G
    当时我并不喜欢训练,很少有人认真训练。讽刺的是,现在我对训练着魔了。有些东西我在年轻时非常讨厌,却正是我现在渴望的。7 G- e* d3 Y" U7 N: ?3 z
    也是从那时开始摔角的Mark Starr可能是那里唯一的努力训练的人。而我的“训练”都是在酒吧里。我们工作、喝酒,很多晚上我们一直玩到太阳出来。
    : o/ Y5 w# Z, Y3 m% \我们需要驾车前往晚场秀的举办地。奥兰多比较轻松,因为我用一罐汽油就够了。我们都没钱,旅馆是必不可少的。在1988年汽油并不贵,因此我们几个人开一辆车分摊成本。1 c8 B0 R5 |: D5 h5 C+ T
    那时候我总是打架。总是有人想看看你是否真的厉害。我父亲告诉我经常会有这种事发生,我应该走开。我年轻的时候并不总是回避,但我最终明白更好地处理这种事情的方法了。
    # H& [( f: W8 D1 f/ g! p/ S有一晚我认识在一个夜店认识了坦帕的派对女王。她当时38岁,我19岁。我们厮混了两周,Mike对我说:“Dustin,你应该给你的姨母打个电话。”一周后我决定去看她。她来自一个古巴家庭。她开门,把我赶了出去。我只好住在Mike Graham的位于体育馆楼上的办公室里。我仍然没有太多钱,有时候如果进展顺利,我们在坦帕一个赛事可以得到40美元,但大部分一晚上只有20美元。* a7 b7 k# c9 t
    有一天,这一切都结束了。Mike让我去他办公室,对我说:“Dustin,你父亲想让你晋升到the National Wrestling Alliance。”我并没有做好准备。我可能已经准备好进入下一步了,但是我还有很多欢乐。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一直在进步。但是我不想让这些欢乐结束。Mike说他从没有见过在佛罗里达的人不想挣钱的呢,尤其是住在这么一个破场馆的办公室里。我快20岁了。我将会和Kendall Windham(当时顶级明星Barry Windham的兄弟)组成名为the Texas Broncos的双打组合。* x  R$ g  n. `/ n/ P* E, d- Q8 C
    我学到了很多,也挣了很多钱,大约10万美元。但我并不会省钱,如果口袋里有一块钱,我会花掉两块。在一年中,作为the Texas Broncos的一部分,我在全美国旅行。Barry Windham是我最重要的老师之一。只看他比赛我就学到了很多。我父亲总是说我的很多动作很像Barry的。
    % ]' m( e5 [. v: _4 U; m# ]6 M/ n) ]1 t( d
    第三章 Stepping Into My Father's Boots
    4 f4 j& a! U' ^6 u
    9 ]) z# O- \: J1 ~父亲从来没有利用权力特殊照顾过我。Bill Watts让他的儿子Eric在WCW迅速上位,两个人都受到了批评。这并不是Erik的错误。他只是想成为顶级选手。但是他没有准备好。
    ' Q/ Z8 L5 w0 N很长时间我都对于在父亲身旁感到满足。我很高兴能够追随他的脚步。因此当我父亲离开NWA前往WWE时,我也很高兴地在几个月后追随他。
    $ i, }# s2 n2 e2 d8 |) T; HVince McMahon想要观察我,因此我和经验丰富的Black Bart进行了一场试训赛。Bart让我控制比赛,我做得很好。于是Vince雇佣了我,并让我开始和我的父亲进行剧情。我总想和我父亲进行比赛,但是从来没有进行过。他和Randy "Macho Man" Savage进行比赛,并被确定马上和Ted DiBiase开展剧情。当时我坐在擂台边,而Ted坐在我左边,Virgil坐在我右边。每次我站起来,他们都会把我按下去。我和他们打了起来,我的头被打破了,这是我第一次被打破脑袋。我父亲走过来,吃惊地看着我。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计划好了这个但却没有告诉我。那个时候,你永远不会了解这些人。我缝了几针,但我喜欢。接着我和父亲搭档与Ted and Virgil在Royal Rumble上进行了一场tag team match。在Royal Rumble后,我父亲离开了WWE。我也想和他一起走,于是向Vince请辞。他对我父亲说:“Dusty,你现在带走他,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把Dustin弄回来,并让他成为明星的。”
    6 X, Y2 A  q' T& d我父亲回到佛罗里达州运作他的秀。我已经在NWA和WWF证明了自己,于是他安排我成为the Florida Heavyweight Champion。当时我21岁。* `; l4 }0 l5 w6 i  A. p, `& g$ C, s4 K
    我父亲把我派往日本,这是我第一次去日本。在那里我一周挣到1500美元。在日本的经历很有趣,但我唯一讨厌的就是食物。感谢上帝给我McDonald's和the Hard Rock Cafe。日本观众和美国观众不同,他们很安静。日本摔角手非常严格地保守摔角的秘密,其程度要甚于当时的美国。在秀开始前,你甚至不能和对手说话。裁判会在更衣室间跑来跑去传递信息,这使得一切都变得更困难。他们只会说一点英语,但这足够让我了解他们想让我在擂台上做什么了。+ H  B$ ^) b% \7 Q! x
    现场秀和电视秀是有很大不同的。电视秀的每件事情都运转得更快。你只有很少的时间来设计比赛。而现场秀你则有充足的时间。开场赛可能都有12分钟,你可以讲一个故事了。
    : I) y( m* u6 I我曾关注过擂台边第一排一个并不喜欢摔角的人。他的孩子是个摔迷,他是被迫来这里的。我在比赛中仔细观察他,随着比赛进程以及选手的表演,他的表情从最初的厌恶,逐渐被擂台吸引,最后也和他的孩子一起大喊大叫。我比赛的目的就是如此。我需要让他相信他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
    ! `* G- I: Y9 ]) \& X& V当我回到佛罗里达州,我父亲运作一切。他回到了WCW,我又待了一段时间。然后我前往田纳西州的United States Wrestling Association,在那里和Jerry Jarrett、Jeff Jarrett、Jerry Lawler和其他人工作了8个月到1年时间。* U/ G  ~4 R9 C( X
    有一晚Ricky Steamboat和我搭档挑战Bobby Eaton and Arn Anderson的双打腰带。这是一场现场赛事,门票销售一空。因为没有电视,我们计划进行一场一个小时的比赛,并以平局收场。比赛还有大约10分钟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我不能呼吸了,看起来我像要死了。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才完成我的最后一次换人。Arn说:“你们今晚要赢得腰带。”我们在最后几分钟改变了计划。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超过25或者30分钟的比赛。他们必须要让我们获胜,因为我们已经让现场所有观众都站了起来。他们已经准备好看到我们赢得腰带了,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赛后在后台,他们并没有感到不满,我们进行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这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 x7 W9 N' g  o- e! u
    当我父亲回去开始控制WCW的时候,他把我带进去了。在那里得到了第一次重大的上位。Steve Austin也在那里,我们在1990年代早期进行了很多精彩的比赛。他当时是Stunning Steve Austin,而我是the Natural。即使他或者我是the United States Champion时,我们也不怕在擂台上尝试新东西。2 H# X! p. r) I
    在那个时候,我开始认识到我处于父亲的影子下这个事实。我越成功,这对我来说越显而易见。我开始过分忧虑,担心我永远不会成为我自己,我会一直是Dusty的孩子。当然,我做得很好,但是我知道人们会认为我的成功,部分,很大部分是因为我是Dusty的儿子。
    2 k& q/ N8 a/ ]7 j8 c$ h$ u% ?6 j/ l+ V" M我需要在一个我自己创造的空间中呼吸。* Y" @! r* L8 j7 R6 U. p

    / a$ u$ H8 s; U* N/ W- k第四章 The Long Goobye
    ; C2 `- a4 o/ Q7 c
    8 F& Y2 Q! P( q在WCW时我遇见了第一个妻子Terri。她当时是CNN的化妆师。我第一眼看见她就被她吸引了。我们在菲尼克斯举办一场秀,赛后我和父亲一起在酒吧喝酒。Terri也在酒吧,我被她吸引了,我表现得很绅士。当晚送她回家,扶她上床,盖上被子,然后离开了。
    + w( R7 `" a& k! D4 B7 p4 m战略成功了,第二天她认为我是个绅士,于是我们开始了。最初我们保守秘密。大约6个月后,我带Terri去Austin见了我的母亲。, U" i1 ~2 ]' D8 h. ]! ]' ~. T6 B
    我一直以为父亲不知道此事,但看完母亲后在机场我接到他的电话,他能够说出Terri的很多事情,这让我猝不及防。他反对我们俩的关系,我不知道是生父亲的气还是Terri的。我在飞机上把火都发在了Terri身上,她哭了。
    ! `" ?: w  F, z+ D)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父亲开始接受她了,但是每次他说关于Terri负面的东西,我都很紧张。最终我们要整个家庭一起外出,她并不想去,因为总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6 W% N9 ]' X6 Y+ w* B& k当Terri怀上我的女儿Dakota时,我们结婚了,一切顺利。我仍然在WCW工作,我父亲也仍然在那里。Dakota就像是上帝给我的礼物,一个美丽的女孩。3 E/ D1 P7 P6 M: g& P* j
    有一次父亲约我去打高尔夫球,但是Terri不希望我去,她病了,而孩子需要照顾。我犹豫半天,最终没有去。我告诉父亲,他很不满,他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而我却没去。也许他觉得我认为Terri比他重要。我不知道,但这是五年中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 G  L- q% l$ t3 Y( K- x# o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局面。我父亲仍然关心Dakota,他在我不在的时候给我住的地方打了几次电话,他和Terri交谈,大部分都很短暂。为什么他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我要给他打电话?是他关上了我们关系的大门。因为他是我的父亲,我就应该先让步?% q& J: |2 U1 h8 ?# u% q+ _& F; }
    无论从情绪上还是心理上,这都是我极度痛苦的五年,我开始沉迷于止痛药和酒精中。Terri告诉我应该给我父亲打电话,因为与他的分离毁了我的生命。每次她提到我父亲,或者说我应该修复关系时,我都会发怒。不止一次,Terri让我拿起笔和纸,她告诉我应该在电话里说什么。  E# \1 @- I( Z' \! ^
    几个月后,我终于说服自己给他打电话。我让他不要说话,只是听着。我告诉他Terri和我的行程,如果他想在路上见我讨论此事或者和我打架,那我就在路上见他。接着我挂了电话。我们并没有交谈,我可以说他在电话那头非常悲伤。
    ( s9 R* c1 t3 }' }我总是希望成为我父亲生命中的一部分,让他骄傲,得到他的认同。然而,有一刻我看不到这些了,他消失了。他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看不到任何修复我们之间裂痕的希望。这让我开始总是在语言上辱骂Terri,因为我没有方法发泄我的痛苦。在我们八年婚姻中的第五年,Terri和我开始走上离婚之路。
    % v  v6 F" P/ Z; [另一个痛苦的事件发生了,我因为使用刀片流血被WCW解雇了。我知道这是违反WCW政策的。剧本中是这么写的,于是我向主制片人提出质疑:“WCW老板Eric Bischoff不希望我们使用刀片。我们需要得到他的同意。”而主制作人表示已经得到高层的同意了。我对于使用刀片本身并没有异议,我只是不想因此被解雇。
    % ]2 U" E6 M2 ?2 u( @$ g  }8 i% B) h我被要求在一个农场中和Barry Darsow拍摄一段打斗视频,大约20-25分钟。拍摄进行得很成功,但是我却因此被解雇了。我对Eric说:“我是按照要求做的。”我拿出了我们的赛事安排手册,我们被要求按照agent的要求去做。我告诉他曾打过电话,但是Eric拒绝妥协。$ D/ C7 K: r7 Z5 ^- g
    我当时收入很好,我可以采取法律措施,但这会消耗我的时间和金钱,于是放弃了。# e/ {$ b8 s" x: Z
    否极泰来,我职业生涯最好的时期却到来了。
    ! r" Q9 X: `" J" o% \% c# o9 }2 `
    4 g* x2 D; Q! M, |第五章 The Main Event
    - @: l" l0 w  e& \
    . A' J$ Y4 R* o1 b; M3 F我不知道未来在那里,我的积蓄已不多。我是个娱乐者,即使退役,我也想从事和摔角相关的工作。  y1 a1 Z) D# }4 g: _( E! t
    失业八个月后,我接到了Vince McMahon的电话。Vince和Bruce Prichard都在线上。Bruce曾使用Brother Love担任解说员/采访者,他现在是Vince智囊团的一员。Vince说:“我想给你运作一个新角色。他的名字叫Goldust。”Bruce进行了补充。他们说Goldust是一个“雌雄同体”的角色。即使他们没有明说,或者说甚至没有暗示,我也知道了,Goldust是一个同性恋。
    8 E! `( P7 A9 L挂了电话后,我考虑这个计划,认识到Goldust是我不再遵循父亲脚步,离开父亲影子的好机会。我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东西,我知道这会让他再次生气。我不想再用Rhodes的名字做事情了。我爱这个名字,它是我的血统和家庭,但是我想要做一些属于我的。# V0 Q, c) l8 c% V
    Vince对这个角色解释得越多,它就越吸引我。最初,它被设计成脸上涂满金色,只有眼睛和耳朵是黑色。Vince让我多次去斯坦福德讨论这个角色。他说:“我们想让你变成heel,一个坏人。”我从没演过坏人,我还有很多要学,但是Vince立刻就带我参加巡演。( v8 \0 m, f: A$ O- }- }
    我通过消息来源得知我父亲讨厌这个角色,这在我意料之中。
    ( `3 u1 o0 \  }( u% [我利用了父亲所有的独特的癖性来扮演Goldust,并在此后进行了一个攻击我父亲的采访。这是一个阴招。但是我当时真的毫不在乎。我只是在试图扮演一个角色,并带来娱乐。我很骄傲能做Rhodes名字之外属于我自己的东西。6 ]! a( g# V5 a
    Vince告诉我Goldust对我很合适。他对于Goldust的特征和外貌有着非常清晰的看法。它的形象是穿着长袍,金色衣服,戴着假发。这个假发直到今天都陪伴着我。我现在戴着假发是因为这是我的角色,很娱乐。但是当时,我想:“Man,这是不是太过了。”我知道Vince的创造性,因此我只是听从他,并对他说的一切都有信心。
    1 X* V. y7 o8 g! T3 [( A2 T在某种程度上,当时Vince就像我的父亲。我肯定他了解我父亲和我的问题。可能这就是他把这个角色给我的原因。但是他警告我这个角色可能会有问题。“Dustin,你会和一些选手发生问题,但是不要做任何疯狂的举动。我希望你能给我打电话。”' \* o( F5 j- \* U& R1 b2 U+ ?" o
    最初我很紧张,我怕把这个角色演砸了。我开始认为可能Vince就是要让我搞砸,因为他和Rhodes家族有矛盾。这种不安全感让我疯狂,但是Vince从没动摇。他总是说:“Dustin,你会和摔角手、摔迷产生一些麻烦。只需要给我打电话,我们来谈谈。”; n% I" r6 r8 n3 k& Y
    开始的6个月到1年时间,Vince总是亲力亲为。我的每一个方向,Vince都会帮助我把这个角色变得更真实。Vince绝不会半途而废。在第一年里,他总是和我在一起。我很紧张,但他让我镇定,让我知道一切都很好。当他还在擂台边解说时,我和Vince在擂台中做了很多次一对一的采访。8 r+ s# S) c, ~" ?" W/ T
    最终是Savio Vega帮助了我。我和他锁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说:“去我后面,拿你金色的手,在我的胸部摩擦。”我做了Savio所说的,然后在他指控我时,像个懦夫一样惊慌地抛出擂台。每个人都疯狂了。摔迷尖叫,向我喊出了你能想到的任何诋毁的语言。这是无意识的。我立刻感觉到了。于是我回到擂台上,我们在角柱那里锁到一起。Savio说:“把我转过去,转身,用你的屁股在我裆部摩擦。”他把我推开,开始指控我,我再次跑出擂台。他们完全有反映了。观众的反映表明我已经了解如何得到他们的反应了。接着再次跑出擂台,得到另一次更大的反应,因为摔迷知道这个人不会和Savio公平地比赛了。" K  E( f, t, {0 a
    该我反击了,我爬到他的上面,开始晃动我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我在享受在他上面的感觉。我们让整个体育馆都爆棚了,我终于理解如何进行这个角色了。我想这也帮助了Savio提高他的流行度。我记得有一次Vince看之后的一场秀,他对我说:“我听说你和Savio的一些好事情,我来这里看看他们谈论的那些事情。”当你让Vince笑,尤其是当他和幕后的其他人在一起时,你知道你做了一些正确的事情。* s1 i  Z! |6 X8 n' k/ k9 L
    赛后,选手们都说:“你不会相信。Vince在后台为你鼓掌。Vince对你的表现非常疯狂。”Vince在别的选手面前展示了这种兴奋,但是在我面前,他却冷静地说:“Dustin,这很好。很有娱乐性。我们会把Goldust带到纽约的the Garden。”) J, [- p. ~; `* Q. Y" p4 r" T0 k9 j
    Savio和我在一个月中多次进行20-25分钟的比赛,完全吸引了现场观众。我们工作努力,但是,Savio,以及Vince才是那些帮助Goldust成功的人。9 J1 M) ^8 E2 t3 r
    Vince实现了诺言,我们参加了麦迪逊广场花园的秀。Savio是波多黎各人,纽约的观众中有很多波多黎各人。我们是低层选手,但我们控制了场馆。我们做得很好,让现场观众都疯狂了。
    7 `: D7 b. W6 d7 _衣服太热了,赛后我就回到后台躺在水泥地上休息。Savio并没有获胜,但是他拿着我的Intercontinental Title腰带站在擂台上。Vince弯腰说:“Man,很好。你还OK吗?”我告诉他我很好,但我需要脱掉衣服。“回去再做些可以为下个月回到这里做铺垫的事情怎么样?”我站起来说“Okay”。我回到擂台攻击了Savio。
    ( E# U( c9 P5 x6 K  w# @! E) N$ G第二个月我们的比赛成为准main event,the Garden的门票再次售罄。比赛进行的更好,一段时间内我差点引起观众中波多黎各人的暴动。0 V' Q- m8 C$ j; }) j
    然后,Vince让我和Scott Hall,也就是当时的Razor Ramon发生剧情。当时Terri也和我一起在WWE,尽管我们的关系并不好,但生活仍要继续。她在WWE的角色名字是Marlena。: R# d" }8 Y: a# K
    当我们要在PPV上进行争夺the Intercontinental Championship的比赛时,Razor并不想和Goldust发生剧情。Scott和我关系很好,但是他对于Goldust并不舒服。他说因为他的孩子在电视中看他们的父亲,他并不想让他们看到另一个男人这么对待他们的父亲。我给Vince打了电话。Vince让我不要担心。Vince找Razor谈话,表示支持我。" C3 M6 ]! U6 @, K* k
    我们在欧洲的第一场比赛我的膝盖就受伤了。在剩下的巡演中,我不能比赛,只好回家。在一场秀结束后回旅馆的大巴上,我喝了很多啤酒。每个人都知道Scott的事情。他开始和我发生口角。巴士上其他人都是好朋友:Kevin Nash、Shawn Michaels以及Scott。我们俩越吵越厉害,Shawn则扮演了调停者的角色。我们只是口头上的争执。离开巴士后一切okay,但是当晚不久之后,Scott就从WWE辞职了。
    , Q" T. z5 ?1 c8 Y; O4 M他在当时是一个巨星,和Kevin、Shawn以及X-Pac发生剧情。他们就像是兄弟。我则是一个外来者,做一些另类的东西。他的孩子是否在电视上观看和我无关。如果他不想让他们看,那就应该用自己的权力阻止他们。我想他有些过了。我不知道。可能他认为他没有得到从合同中期待的东西吧。
    4 ]5 y) N- r! w0 o一切本来都在朝着一场在Scott家乡迈阿密进行的比赛发展。我们从欧洲回来,而他正在追求我的腰带。我们用了几个月时间建立剧情,并准备在WrestleMania XII上进行一场Miami Street Fight。我确定Scott没有看到这将会是如此awesome。我甚至没有认识到将会发生什么。
    9 M% C8 x# j% T+ @8 k  R1 n& `' y0 Z1 G6 x: {, Z6 @: ^
    第六章 The Hard Way& r5 Z* o1 M. P6 P! _' @
    . Z. W' Y' d# `! F7 h
    我职业生涯最伟大的时刻就从Vince McMahon的一个电话开始了。我们刚结束一场电视录制,我正在回家的路上。Razor已经在几周前离开了公司,而WrestleMania XII还有几周就要进行了。Vince打电话表示要在第二天与我会面。. Q' Y- y, s; i+ o$ @3 b
    我飞往洛杉矶与Vince、Bruce Prichard以及Rowdy Roddy Piper会面。Vince和Bruce解释了the Backlot Brawl的概念。听起来很awesome。我认为这是我前进中的一大步。Roddy对于和Goldust工作没有问题。
    " T2 l: j3 _' h  h, ?4 e+ c在欧洲时膝盖受伤后,我就开始大量服用止痛药了。我父亲非常反对毒品,也一直阻止我尝试。但是我认为止痛药是不同的。我讨厌大麻,也不使用可卡因。但我喝酒,服用止痛药。
    8 `6 a2 i0 R' S. U在停车场练习过很多次后,我们进行了这次打斗的拍摄。最后阶段,我开着车撞向他。我开得非常慢,因为我认识到如果不小心的话,就可能会杀了他。我们距离越来越近,我发现他并没有躲开。接着他的膝盖撞到了车上,他飞到了车的顶部。我想:“我不能停下,因为我们不能重拍一遍。”他看起来很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躲开,我想Roddy可能想把拍摄变得更真实。我停下了车,坐在那里想“刚刚发生了什么?Holy shit”。我的衣服被撕破了,我身上都是Roddy手上流的血。我想整个过程大约持续十分钟。我都不能走出我的车了。我头晕眼花,但我想通过摄像机看看重放。看了整个片段,我只是站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我走上楼,Vince给我们两个人拥抱。+ Q# [$ a* q' D) X% p$ n
    我的头和Roddy的手都破了。我们进入豪华轿车,Vince带我们去医院。路上,Vince非常高兴,我也非常高兴,但却是因为不同的原因。) \7 v1 b1 v, m- X7 |
    我和Terri一起出去时,我有了新的想法:“如果我在外套里面穿着女士的内衣裤和吊袜腰带怎么样?但他在比赛后殴打我时,他可以扒掉我的外套,我就会只剩这些内衣。然后你就赶紧挡着我,这就是最后的结尾。”Terri毫不犹豫,她说:“这很awesome。”我们去挑选了适合我的内衣。这家店在好莱坞,没人在意我们的举动。除了Vince,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喜欢我们的想法,因此便继续了。6 ^8 q) _) U6 P9 @' Y" w: E
    当WrestleMania开始时,我们的车已经停在了体育馆后。在秀进行时,现场回放此前录制的片段。最后我们得到提示,我打开车门,从车里爬出来,进入内场。我们的表现就像是两周前录制画面的延续,血还留在我的外套上。计划是我倒退着进入内场,并没有认识到这是在WrestleMania。突然Roddy的音乐响起,现场疯狂了。我尖叫:“No。我在这里做什么?我不能相信,no!”Roddy的表现就像是要痛扁我。我们打进了擂台。7 V( ~1 l% W( ]; b5 m# a# S# h
    所有的观众都希望看到Roddy打我。他最终脱下我的外套,露出内衣。我滚出擂台,Terri挡住我。我们跑回去,现场疯狂了。Roddy的儿子也进入擂台,他们一起和观众庆祝。- S: s5 O: N$ ]2 O6 d* _1 N, Q# r
    当晚晚些时候,我把我的Goldust外套送给了Roddy的儿子。# l' W7 m2 g5 `/ o. f" K7 b5 Q
    这是最一流的表演。难以置信的经历。谢谢你,Roddy。" z  {/ q- G7 h5 q
    % Z/ q& \! Q% p( p" ]
    第七章 The Darkness
    " q4 M% e( f8 Q$ r$ n9 n8 L% B0 N9 o! ~3 V3 J3 P. p
    被嘘是一件awesome的事情,比被摔迷喜欢更好。一旦我理解如何扮演Goldust,我知道如果他们嘘我,就说明我在做正确的事情。4 h2 \7 A8 F! r
    WrestleMania XII让我最终摆脱了我父亲的阴影,走上自己的道路。Shawn Michaels和Bret Hart在main event中进行了他们的Iron Man Match,而我则进行了准main event,这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o+ y  s, p, D
    我不知道我父亲如何看待Goldust这个角色,也许他感到不满,我不在乎。就像我所说的,我不知道Vince提出这个角色是因为他知道我和父亲的疏远,或者他只是认为我适合这个角色。不管怎样,我很感激能得到这个机会。# M- e5 G# C9 p7 x9 X
    我和Shawn Michaels、Hunter(Triple H)成为了朋友。我也和Kevin Nash交谈。除了Razor,我没有听到其他人对于Goldust有任何问题。如果遇到麻烦,我就会给Vince打电话。我知道我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信赖Vince。# E  u( o  B. N
    尽管有这些成功,我服用越来越多的止痛药。我在擂台上开始有些懒惰、有些缓慢。我的抱怨越来越多,我不知道服用药物和我的心情是否有关。我的生活有很大压力。我的婚姻出现问题。我很长时间没有和父亲说话了,并且找不到我再次和他说话的理由。身体上的疼痛影响到了情绪。一年要工作三百多天,每天都在不同的城市。看起来我有理由服用止痛药了。另外,这并不是非法的药物。医生把他们给我。至少当时我是这么给自己找借口的。8 I# ?, U) [- h  E3 J6 ~7 K
    在WrestleMania之后的几个月,Goldust的受欢迎程度达到了最高峰。在Savio之后,我和Shawn Michaels发生了一些剧情。每晚都让场馆沸腾,因为他是冠军。突然,我到处进行main event了。摔迷们非常疯狂,他们甚至会向擂台扔东西。
    ' @+ I3 L' s' N  H  C8 u在和Shawn剧情结束后,我可以看到Goldust前进方向的改变。可能我变得更加缺少安全感,或者可能药物开始改变我的情绪。0 ~9 U, G! l  @3 C3 H
    我拍摄了一段针对Ahmed Johnson的视频,他是一个体型很大的非洲裔美国人。Goldust赤身裸体躺在椅子上。我用我的Intercontinental腰带盖在身上,开始说针对Ahmed的话。我们还拍摄了一些视频,最终导致在1996年King of the Ring的比赛,Goldust把腰带输给了Ahmed Johnson。; _; G2 m) m& _% M; U
    事情开始改变了,我能够感觉到它。Vince从不同的组织受到很多批评。父母们给公司总部打电话抱怨Goldust这个角色。他们并不想让孩子看到Goldust的表演。纽约时报报道同性恋激进组织对这个角色不满。收视率很好,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问题。我在做我的工作。
    " r3 [. D1 C/ _我的不安全感开始上升。有很多次Vince告诉我不要做一些事,而我还是做了。“今晚不要在擂台上‘摩擦’别人。”一场比赛前他对我说。我仍然做了,他暴怒。他说如果我在这么做就解雇了我。我道歉了,但仍然这么做过几次。, G* l' v8 f0 Q
    这期间也有亮点,只是很少。其中之一就是和the Undertaker的Casket Match。到目前为止,我是惟一一个在Casket Match中战胜他的人。当晚我得到了Mankind的帮助。* ?4 s  ]5 E# U+ H( q+ g0 n
    当时,我对Vicodin(一种止痛药)越来越上瘾。随着药物逐渐上瘾,我现在可以忍受的轻微疼痛,在当时却让我服用更多的药物。我喝更多的酒来增强效果抑制疼痛。我在酒吧越来越吵闹,做一些愚蠢的事情。当你突然有钱并有一些权力时,你的头脑会变的疯狂。3 N) {7 ]! Q  V8 f; `
    我和Brian Pillman发生剧情,他绑架了Terri。我们结婚前Brian曾和她约会,这当然总令我刚到不安全。我和他之间并没有问题。我们是朋友,我尽力控制,但我感觉非常不舒服。我们将要进行了一场Pay-Per-View。4 E6 e( D3 k6 R% f' R! t
    在此之前,我们进行一场现场赛事。我们的角色进行得很好,但是Brian却是一团糟,很难工作。我不知道他吃了什么,但是他几乎不能走路。- c! A4 e5 o0 c" U6 W
    我们尽力把这场比赛打好,观众反应很好。赛后我走进更衣室,Brian坐在角落里就像一只被枪击的狗。我问题感觉如何。最后,他说:“我不知道,哥们,我真得很难受。”& L% l: X/ b, m& n9 t
    我以前见过这种情况。有很多人都大量服药,我就是其中之一。我曾经帮助他们进入旅馆。我要喂他们,因为他们都不能把食物放进自己的嘴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不使用那种药物——镇定剂。
    0 J5 l  w9 O. V" I: I2 M' d第二天我们要去进行PPV,因为要开会,需要至少提前五个小时到达体育馆。但是我发现Brian没有到。我让人给旅馆打电话,去看看他发生了什么。他昨晚很糟糕,我有不好的预感。最终,他们发现Brian死在宾馆的房间中。1 Y1 g/ i8 B; f. f
    药物和酒精使得我的脾气越来越差,并经常辱骂Terri。/ Q4 `$ o: o4 h/ Y1 j% ~- M
    那时我想和父亲在电视中比赛。Vince从没有答复。我并不想战胜我的父亲,但是我认为可能这会结束我们的问题。我肯定Vince认为如果他给我机会我会做愚蠢的事情。其实这并不重要,因为我父亲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摔角,即使我们和好以后。
    # l7 n- J, I6 D我在公司总部接收了Jim Ross的采访。这个采访是为了让我获得一些同情,让我转成正派。
    / C9 a0 a/ X8 _, k  U我脱了Goldust的衣服,而Vince大叫:“Dustin,你在做什么?我给你这个角色,你现在却要扔掉它。”这个采访在我把衣服扔进垃圾箱后在电视上播出了。之后,我变成了Dustin Runnels。由于酒精和止痛药的原因,我的表现并不好。
    # i4 ^# {. l, Z* K6 D5 }6 z  m在成为Dustin Runnels几周后,我希望做一些Goldust的事情。Vince让我去他的办公室,Terri和Jim Ross也在那里。当时Terri已经扮演Marlena进行自己的Diva表演了,她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方向。我有一个带回Goldust的想法。我让Goldust的脖子上戴着狗链,嘴上带着球状的封口物。Luna Vachon正适合这个角色。Vince同意了,而这被证明很awesome。8 i! s( F' P( s7 v
    我开始和前WCW的大明星Vader发生剧情。
    - T2 i: F8 \1 G5 r& B当工作的时候,我是Goldust,脱下衣服我变回了Dustin。但是Dustin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变得粗暴、酗酒、服用太多的止痛药。我变得更糟糕,但是我看不到。并且,我也不在乎。我回到家就和Terri吵架。  i9 p2 k3 Q( u% d: [. x1 I1 n
    Vince Russo帮助我很多,我和他有非常良好的经历。我所进行的采访都出自他的想法,他很有想象力。7 a  p7 \" u7 \8 [7 X2 k
    我仍在工作,进行的很好,但是在选手的级别中越来越低。一般我都会输掉比赛。当我是the Intercontinental Championship时,也输掉很多比赛,但我比其他人都引起观众讨厌。这次我不确定是否真的不一样,但感觉上如此。
    9 [. G2 n1 D8 w9 Y- J我们要去阿拉巴马州Birmingham,我给公司打电话,表示我不想去了。他们要求我去。我最终去了,但是不久之后我退出了。生活如此糟糕,Terri和我决定搬回她在佛罗里达州Live Oak的家。Terri仍在工作,我想也许我可以为WCW做点事,但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药物对我的身体、心理、精神都有很坏的影响。我沮丧、精疲力尽。我仍然没有和我父亲说话。
    - l. t4 t* T. A看起来每件事都变得……更加黑暗。, x+ T2 x9 W8 f: W

    $ @* N  D4 g0 ]$ N5 _第八章 The False Bottom
    6 @0 a% k( V3 N% w9 E& w  v
    % Q! o  W9 Z+ [% [, @5 s% f当我们搬回我岳母在佛罗里达州的房子时,Dakota已经5岁了。9 ]4 f, U) g( y1 M+ ~& c
    接下来几个月,我整天就是喝酒和嗑药。Terri并不愚蠢。最终有一天下午,他把我带到卧室:“Dustin,我们要离婚。”: _2 E: E0 ^2 U% {5 A- @
    我没想到这会来临。我们谈论了一会,接着她把Dakota也带进来。Dakota开始哭泣,她不理解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和她住在一起了。我试图坚持,向Terri道歉,希望她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但是失败了。. l# |+ W- ?. X$ O+ W2 V9 x# L
    几周后,我需要找新的住所了。我决定给Eric Bischoff打个电话。我们最终签约,薪水也很好。我搬回到了佛罗里达。( A1 x4 O) \, a- |4 H9 o5 O
    离婚并不是她的错。她爱我。她照顾我。我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婚姻没有继续。幸运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在我们一起的时候来到世上。现在Terri和我很好,但当时我一片混乱。5 N$ a+ o  ~7 U8 U
    我为WCW工作,薪水很高。我仍然服用止痛药,但是酒精的使用有所减少。
    . j: y2 n' \( C3 |有一天,我听说Barry Windham要去the Jacksonville Coliseum,当晚那里要进行一场秀。Barry告诉我:“你知道,你的父亲就在里面。”有人进去,告诉我父亲他的儿子就在外面的停车场。当我认识到他知道我在这里时,感觉时间都停止了。我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我父亲会出来打我,还是主动和我握手。我就在停车场站着,和Barry以及Curt Hennig一起看着门缓缓打开。+ {8 a$ M& H7 |0 z7 c0 Z- w
    我已经五年没有见到父亲了。他开始走向我。这时候,周围一切都很安静。在离我很近时,他冲向我。他拥抱我,我们站在那里紧紧拥抱大约20分钟。这是很感人的。五年的悲伤和痛苦全都发泄出来。这就像是重生。2 q, [# u; x8 O! i8 p! Z( z, {
    对我来说,立刻感觉轻松了,就像是从我背上一下减少了很多负重。就像是我们最终成长了。我们知道在这次经历后,我们应该如何选择使用词语。
    & H4 @- E' `6 b# b/ k8 B" y我认识到,如果你是一位家长,而你并不理解你的孩子,那你应该告诉他们:“Hey,你的生命中有一位父亲和一位母亲。不要忽略这种关系。一旦他们离开了,他们就永远不会回来。不要等待并期待有第二次机会,这永远不会来的。”你要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们。4 f- o2 h/ b  _
    我要说:如果你是一位家长,而你的儿子或者女儿正在和你沟通,那么你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如果在你还没有问的时候,你的孩子就来向你寻求建议或者指导,那么一切都很好,你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这显示每个人都很融洽。这显示了相互尊重、幸福、热爱和信任。
    ) w# Y% |$ C2 C我和父亲又回到一起,他非常支持我。就好像这五年从来没有发生过。Seven这个角色就是我们回到一起后的产物。我们在我父亲的地方拍摄了一些这个角色的视频,并交给Eric,他给了我们一些经费继续拍摄。
    ( |6 ~% B) j7 r我们花了2万美元拍摄这些,一切看起来进展顺利,并准备登场,而这时Vince Russo出现了。他有不同的想法。“对于出场,并使用Dustin进行讲话而不是这个Seven角色,你是怎么想的?”Russo他进行了一段难以辩驳的言论,我只能顺从。
    , H2 \4 M+ c' J9 t7 p% W, ~Seven,只进行了一个晚上!Russo认为这个角色对于孩子来说太黑暗,太毛骨悚然了。
    2 r! ^# p- P, `8 e5 T# r+ dRusso希望我以Dustin的身份出现,并谈论我父亲是如何被WCW不公平地解雇了。Russo希望我也谈论他,批评他让我穿上这些衣服,让我进行这些角色。我进入擂台,拿起麦克风,开始抱怨。我批评Vince Russo、Vince McMahon和每一个人,包括批评WCW赶走了我父亲。我们当时在亚特兰大,观众都疯狂了。
    ; J% |& G& e$ z6 H" J) Y5 @这是一段很好的讲话,但是我认为Russo只是想让他自己引起观众的不满。这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穿着外套进入擂台,但是脸上的油彩没了,我成为了Dustin,the American Nightmare。我挣了很多钱,但是我并没有得到上位。他们对我没有做任何事。我不知道Russo是否是幕后的人员。我偶尔进行摔角,然后回家,收到支票。
    8 U6 t. q+ F' @4 o9 `7 b! ^我和Jeff Jarrett发生了一些剧情,他是Vince Russo非常亲密的朋友。我想Russo要帮助他的朋友,因为我一直在输。当然我知道这无关胜负,但是在当时感觉就是不对劲。我并没有太多失利或者获胜的理由,因为我们并没有在构建一个剧情。我感到恶心,我有太多时间来思考这些。
    9 s/ y: h5 {' [3 U' U4 c2 G2 b  A我不知道Russo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知道有一些人讨厌我的父亲,但我是Dustin,不是Dusty。
    % i& k% ^- q4 h* E& D4 [" u* h然而,回顾过去,我认识到Vince并没有故意做任何事。如果他认为你不能带来收入,他就不会使用你。就这么简单。但是当时我并没有认识到。2 N- ~8 q% ?; `; R) R5 b
    我每隔一周才能去看我的女儿。: Q2 u7 \2 _. R: C

    / E. e" q* M! d% f6 h1 f第九章 The Descent
      D1 w5 I/ u2 R- ~3 N8 p1 W' c9 h! Q4 ?& \
    当我离开WCW后,我并没有做太多事情。我会参加一些独立联盟的秀,但大部分时间我都寻找止痛药,并依靠之前的合同生存。
    ( j' c, Z, {: B3 a我还有一段短期的,非常不稳定的第二段婚姻。我们只约会了几个月,然后有一天就去进行登记了。这就是当时我脑子运转的方式——根本不用脑子也许是一个更好的说法。
    8 t! ~9 y# p' A2 n# \) t  ^, _: _这段婚姻是从我在WCW的最后几周开始的,只持续了一年时间。当时有很多麻烦。我和Terri之间产生了关于孩子抚养的问题。我担心我的房子会被扣押。汽车被收回了。我的生活失去控制,一片混乱。我开始卖掉一切东西,以购买止痛药。我每天花费很多时间考虑“Okay,当药吃完后,我去找哪个医生呢?”我总是有两三个医生。时间临近时,我会考虑我给哪个打电话才能得到下一瓶药。
    - b8 n: e; q% V4 t5 \我有处方,我没有做任何非法的事情。哦,这么说并不完全正确。应该说我没有服用任何非法的药物。
    6 c1 k+ d7 N' r5 |( j  {3 U* ~0 y我的家中都是啤酒和合法的药物。我仍然认为我隐藏的很好,别人都不知道。但是我服用太多的药物。每天服用20片止痛药,并且还要服用3-5片Xanax才能入睡。
    : H- F/ o4 h5 \5 Q  `  F有一件仍然让我害怕的事情。有一晚我的Xanax吃完了。我知道至少三天后我才能再次得到这种药。在没有药第三个晚上,我开始经历可怕的事情。我躺在床上,完全精疲力尽,但是却无法入眠。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时间,太阳究竟是正在升起还是落下。有时在白天我试图去睡觉,因为我认为这是夜间。
    - E7 `, d, l5 r: j'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给Terri打电话,向Dakota发去睡前的“好梦”祝福。她刚刚起床准备去上学,而我完全不知道时间。感谢上帝那周不是我照看Dakota。5 F, {, K2 f4 ~; o' [
    我还进行一些独立赛事,但必须要服用止痛药才可以。独立赛事并没有太多收入,一个人要保持忙碌状态才能维持生存。我不在乎生存,我在乎的就是有足够的钱去买药、伏特加和汽油。$ l; D. E, S* [5 A: S" q( U, B
    我在一些秀中扮演Goldust,这是违法的,因为WWE拥有这个知识产权。如果WWE知道了,他们会起诉我。我不在乎。如果扮演Goldust,我一晚可以挣1500美元,这是一个很容易作出的决定。通常我决定是否参加一场秀,就是取决于比赛场馆与我家的距离。大部分时候我一场秀的收入是500、800或者1000美元。
    % n4 W# h3 S7 e7 M. j5 M' Z7 {我的身体状况很差,我的体形完全变了,越来越胖。回想起来,当时我没有受严重的伤真是令人惊讶。我尽量把在擂台上的工作缩减到最小。如果我是Dustin Rhodes,我就会做一些Goldust的动作,然后让对手打我,但不至于受伤。相信我,这要比看起来更难,特别是以我当时的体形。
    & i, o9 @* R$ R; k  ^  ^# ~, N当我去看望父亲的时候,我会在包里藏很多伏特加和药。他看出我对酒精的沉迷,但我认为他并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严重。( @- _' h$ m$ U
    在我父亲的帮助下,我开始为Total Nonstop Action工作,一场秀1000美元。他是那里的老板,在Dixie Carter手下工作。TNA当时进行得并不好,但我有一份可以挣到不错收入的工作。我所做的就是在擂台上做少量的工作,然后拿着钱去买可卡因、药物和酒。
    0 w7 i6 r9 d: l  b- K( e我开始为不能和Dakota在一起而找借口。潜意识里,我并不希望她和我或者我女友在一起,因为环境太糟糕了。我坚持的底线之一是比赛前不喝酒或者使用可卡因,但是我会吃止痛药。最终,在比赛前我开始服用可卡因了,但一直保持赛前不饮酒,这是我感到骄傲的地方。
      `$ n) f6 v; m: n5 ~* H) V+ O我们进行了一次Pay-Per-View赛事,这是一场很好的比赛。我的女友陪着女儿待在宾馆。回到旅馆我对当天的表现很满意,喝了一些酒。同时我发现她整天都在喝酒。她喝醉了,开始大吵大叫。我在另一间房间试图让Dakota睡觉。我尝试让这个女人冷静下来,我应该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3 d% j. b3 ~2 k* W1 J7 F她失去控制了,开始大叫,说她要和Dakota一起睡觉。但我受够了,把她拽出房间,并把书包扔给她。最后招来了警察。我的女儿在另一间房间,而我试图向他们解释。我没有打这个女人或者采取任何暴力措施。他们并不听我的话。最终证明她服用了很多药和酒精,已经完全失控了。% Y: }8 _% S  u% Z1 g1 L' Y" y
    Terri不再允许我单独照看望Dakota。我参加了情绪管理课程。我在监狱里待了三天。当我出狱时,我父亲在那里。他给我一个拥抱,并告诉我让生活恢复正常。
    4 G- N& Y5 }0 P) r随着时间的推移,Terri慢慢开始让我回到Dakota的生活,但是很长时间我都不能单独看望她。
    5 v# [1 {# S5 K0 a我仍然需要工作,Zero-One wrestling的管理者之一Steve Corino安排在日本进行一场我父亲和我组成tag team的比赛。我的父亲仍然有很大的魅力。他要做的就是举起手,而不管在哪里观众都会为之疯狂。
    1 {$ K* H' v1 e7 j0 N5 q当时他已经快60岁了,而我也30多岁。我当时仍然不能控制自己。在日本的一个晚上我又一片混乱。我仍然认为我父亲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回顾过去,我不确定他是否知道。我一整天都酗酒,每天如此。这是我第一次在工作前喝酒,并且在擂台中展现出来。进入比赛后几分钟,我认为我得了心脏病:我不能呼吸,大量出汗。那里的选手们动作力量大,速度快,这是非常依靠身体的。我的父亲已经这么做了40年,可能要比我想象的更加疼痛和痛苦,而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向我一样。但是我快崩溃了。我觉得我要死了。这个体育馆可能坐了7.2万名观众,这是这场重大赛事的最后一晚。按原计划还会参加下一次日本巡演,但是他们没有再邀请我。+ G1 |" O2 g# _, L

    ' D1 x! @9 @, a5 j  T第十章 The Rain On The Hill. }  V- {; ^: q. w
    1 J, _3 X( m' K0 q2 v) Z
    我不记得是如何回到WWE的了,但是我在2002年签了一份两年期的合同。在我回归前WWE买下了WCW。
    # T8 ?; ^, q, I我又做回了Goldust,这一次则有了更多的喜剧色彩,而不是黑暗。Batista和Randy Orton把我扔向一个电路板,我被电击后说话就变得不正常和口吃了。$ m% }) J" h" E/ [3 V. l
    Booker T和我组成了一对有些怪异的组合。原计划是一次性的,但我们发生了化学反应。当时Booker T想要加入nWo,而我则试图劝阻他,这样他就可以和Goldust在一起了。“Come on,Booker T。和Goldust一起我们将会成为the Tag-Team Champions of the World。”$ w0 P+ e8 i' u2 K! j( r! ~
    这个剧情进行了几周,并非常有效。有一晚我们还袭击了一家7-Eleven。摔迷们非常喜欢,他们知道每周都可以看到Goldust跟踪Booker,认为这很有趣。' [0 `' b* L8 ?, b+ L# [4 S+ A
    他们安排Booker离开了我。我们获得了Tag-Team Champions,但是他们希望推动Booker在单打领域的上位。现在回顾起来这很好。但当时我并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放弃一个进行得很好的事情。' G2 D: h9 |' v
    坚持了4-5年后,我离开了。当我没钱买伏特加或者药物时,我前往了TNA,并在独立界游荡。
    # q/ N* y2 H  x* l0 i- W- h0 ^! h% Q' N在TNA,Vince Russo和我提出了Black Reign的角色。) t& f  K6 M4 r; }7 I9 _
    这个角色很黑暗,正符合我私人生活的颜色。Russo还提出让我带着老鼠的想法,以展示这个角色的怪异。最初我很害怕,但是慢慢适应了。在TNA我们并不经常坐飞机旅行,因此我必须要把老鼠带回家里。我要带着老鼠开车去比赛。最初的那只死掉了。第二只是一只大白老鼠。它非常脏,我要带着手套把它弄出笼子。每次抓它的时候它都试图咬我。有一次要和另一名选手进行采访,但是就是无法把老鼠弄出笼子。我们决定找一只新老鼠。我就把笼子放在车里然后去进行采访。我忘记把车窗放下来,车里非常热,三个小时后当我想起来时,它已经死了。幸亏他们又找来一只,这个秀才继续进行。第三只是公的。在家中我会把它放出笼子,它会爬上椅子睡觉。我有一只狗和一只猫,它们都不会去骚扰它。它就像我的第三只宠物。
    7 P* I: u: y. U! G, C% F& \0 C* M每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要吃三片Vicodin或者Lortab。我每天都要吃药,然后可能在家里做些什么,或者开车去河边写这本书。我在河边的卡车中写了大约写了50页。我认识到我有问题,我的生活一团糟。我想写本书可以警告并帮助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人。不过我仍然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
    : ?9 b) T3 l' J1 v' N  W" b/ D我想要停止服药。我意识到这么做的必要性。我总会告诉自己:“Okay,就是今天。我要停止。”接下来几天我会减少服用量。然后又恢复如初了。我几乎每天都去河边。我走到河边,打开收音机,喝酒,写书。几个小时后我回家。我可能会小憩一会,但当我醒来,我会吃更多的药物,和一个朋友去酒吧。这就是我的生活。- W) O3 ~' w) b' @3 P% u
    关于药物尤其是止痛药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服用得越多,你就越受伤害。如果我一天吃10片,我认为我需要服用15片。一旦15片不能消灭疼痛,接着我服用20或者25片。4 R7 K' T) |, m* c
    我的生活越来越糟糕。最后我住在了一个车库中。* c$ |3 l! v& H1 y  X. M$ }
    我遇到了一位天使,Ta-rel在过去六年中一直和我在一起。她一直在照顾我。我已经发誓不再结婚,如果不是这样,我会娶她的。她不喝酒,但她是High Springs一家我常去喝酒的酒吧侍者。
    . o4 j8 \9 j) p' r( I8 j我在家附近开了一家小店,卖我设计的一些项链、十字架等饰品。; T& a5 S0 m& C/ p
    我非常害怕自己不能入睡,因此我要服用20毫克Xanax。有很多次我嘴里还有食物就睡着了。接着我醒来,甚至没有意识到我刚才睡觉了。于是我就服用更多的Xanax。当这个夜晚结束时,我吃的药足够弄倒一匹马了。在找到能够开处方的医生前,我开始从药贩子手里买药了。如果我把一颗药掉到地毯上,我会花费几个小时跪在地上找它。同时我还大量饮酒,每次醒来都是头晕眼花,无法行走。( Y! }( Y# }; h2 x( H4 r4 }; y) ~
    最终,再一次三天的狂闹后,我受够了。当时在下雨。我走出家门。大雨倾盆,而我被困在了家附近的山上。我给我父亲打电话。当时是凌晨四点半。我摔倒在山上的泥土中。Ta-rel试图拉起我。我把我父亲吓得半死。我成功回到了家,浑身湿透。
    4 o# d7 c5 p9 g# n1 i我一醒来就给WWE选手关系部的Ann Russo打电话。她在办公室处理了一切,并真的拯救了我的生命。
    # Z0 v2 F: C  N0 K9 G1 BAnn处理了一切事情。WWE最好的一点就是它会照顾有问题的任何人。如果你曾经是WWE家庭的一员,他们不会抛弃你的。
    / E- N& Q1 z8 K0 n0 p# }3 C用了八天时间为我戒毒。前四天我都在睡觉。后四天令人难以置信的糟糕。我再也不想回去了。4 D% W( B; Y" q7 q" |
    3 R$ x3 s0 d& n. V
    第十一章 The Escape+ ]3 U! V, z* z. K/ S
    ( e& _1 J! K6 C; Q0 w/ D2 x
    康复治疗几周后,痛苦开始消退,迷惑逐渐开始上升。我仍然很虚弱,头脑不清性,但是两周左右我开始考虑当我回到世界时我会看到什么。
    ( ]: C2 c8 y+ h, [7 q当三十天疗程结束后,我非常紧张。我的顾问建议我再进行60天,但是我认为我可以独自成功。感谢上帝,我有我的天使Ta-rel陪伴我走过每一步。但是当我开始通过重生的双眼看世界时,感觉很奇怪。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在体内没有药物和酒精的状况下看这个世界。在过去十年中,我服用的太多了,甚至在三十天后我的身体仍然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 B) y' H7 q& S: g# \# ]1 B+ ]
    我使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设备之一,但是康复中仍然却少乐趣。我的麻烦算是比较少的。很多人是因为酒后驾车后被强制进行康复的。他们讨厌被迫做的一切事情。他们讨厌他们的顾问,而我则尝试学会接受建议。, t$ @3 |5 H+ d1 P) @# `0 ?( w5 F
    并不仅仅是学会使用这些处理生活的新的工具,你必须要准备和愿意做出改变。我会回顾以前成瘾时的日子。这并不轻松,但如果你希望康复,这是完全必要的。这在现在和未来都是我每天要做一次的功课。- p9 x& S2 t6 ]% n8 G8 R$ o
    很多人都没有准备好这个过程,或者他们没有达到准备愿意经受这种检测的程度。还有其他一些人无论经历过多少次治疗都无法认识到问题。我知道这个数字。我知道大部分人都会旧病复发。但是我还知道我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我经历了两年的治疗,并在2010年5月20日完全清醒,我再也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了。当最后一天到来时,我仍然有些头晕,无法掌握平衡。和我在治疗期间每个周末一样,Ta-rel从Gainesville开着五个小时的车来到Ft. Lauderdale,然后再花五个小时的时间开回去。这一次我和她一起回去。5 O' c5 s$ u' T, [- c1 }% r
    回到这个世界令人害怕。一切事情都可能诱发上瘾。在之后的几个月我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我看东西就好像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它们了。一路都很好,直到我们快到家。离家越近,我就越紧张。这就像是要回到犯罪现场。一回到家,我就寻找并参加嗜酒者互诫协会的活动,从此以后没有中断过。
    , ~3 y# n. ?6 T, S& x* i" N7 ]( f  F8 L这糟糕的五年中,Ta-rel一直陪伴着我。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在我的上瘾越来越深时她没有做些什么。事实是当时她也做不了什么。我知道,她做了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那就是照顾我。康复治疗最重要的课程就是每一件事情和每一个人没有康复更重要。顾问会让你确信一切事情——尤其是工作——都没有从上瘾中康复更重要。在最初的5-6个月中,Ta-rel从来没有谈论关于我没有工作的事情。我每晚都去参加嗜酒者互诫协会的会议,每天都做我想做的事情。看起来我就像是一个利用这个伟大女人的懒蛋。
    8 c/ d' x2 i1 `8 F, A1 b$ O% b: ^最终我通过协会的集会找到了一份工作。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做和普通人类似的工作。直到那时,我都没有做过要求我每天同一时间在同一地点做同一件事情的工作。离开高中几周后我就开始摔角了。我现在在一家珠宝店当保安。. Z+ L% Z. ?8 Z% p. |& Q
    在最初的5-6个月中,我仍然没有考虑回到摔角界。我知道有可能,但我要照顾我自己。当我和父亲谈论此事时,他告诉我忘掉摔角。他说我年龄已经大了,摔角是我的过去。当我年轻时我父亲就这么说。他了解这个行业,他认为我最好原理它,去做些别的事情。; W" l1 ~5 B) J2 c
    我和父亲的关系变得非常亲密,我们一起打猎、打高尔夫、骑马。现在我们之间只有爱。我现在就是我希望他成为的那个父亲,我们的关系真的非常好。同样还有我的继母Michele,我爱死她了。以67岁的年龄以及在行业中将近待了50年,我的父亲仍然像以前一样有魅力。人们一直都喜爱Dusty Rhodes。在1990年代当我很受欢迎时,有一次我和他搭档比赛。不管我在擂台上做什么,最初我得到了摔迷的支持,但是只要我父亲换手进入擂台,观众全都是他的支持者。无论我做什么,摔迷们都为我父亲欢呼。这太酷了。
    * I) D# C1 K' B1 a- L在康复中心的顾问想让我回去接受我戒除上瘾一年的奖章,但是我没有去。我和我的保证人庆祝我戒除药物和酒精上瘾一周年。我和Ta-rel一起在家庆祝了两周年。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我不能想象会回到原来生活。- P8 r8 G9 q( r5 c
    在我打电话寻求帮助前,我就认识Ann很多年了。在康复后的一年中,我每周都给她打电话。每次她都和我进行一段很有意义的谈话。这并不是她的工作,她只是非常在意。
    . {) k( m/ U+ Z1 Q; n) f2 N2008年底,又要重新开始生活了。
    ' X* \2 j& _/ R3 _$ G8 n5 O6 K: j- C3 i) C& D6 V
    第十二章 The Return. C, m& s* r3 I% v( t! {, C

    0 m; d' r4 t! M) |9 \6 E% T( N我总是需要做些什么,这是注意力缺失紊乱的典型特征。你需要记住在康复后的最初几个月中,除了时间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太多钱,没有任务。我没有工作。我所有的只有时间。: w+ M- Z, s8 K9 d! P7 a
    有一天我决定找个体育馆开始训练。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了。我没有钱雇教练,只能靠自己。这还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每天都去体育馆刻苦训练。我体重最高时曾达到300磅,这显然太胖了。最终我的体重减轻了56磅,并增加了很多肌肉。" ~" @. }2 I6 y: \# c9 _
    我不知道公司中是否有人听说我在训练,或者只是巧合,但是有一天电话响了。John Laurinaitis希望我在2008年底的一次PPV中和Roddy Piper以及the Honky Tonk Man做些事情。+ J8 t0 {3 ^- G, \, }9 ^* k
    随着赛事临近,我越来越紧张。我是否能在那种环境中继续保持不受污染?这是一次测试。同时,我对进行这份工作的能力毫不怀疑。我知道如何工作。但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跟上年轻人的速度,并回到残酷的工作计划中。特别是,我不知道是否会继续我的康复之路。' f0 S. W! i1 V$ R. Y& |) {( B
    PPV和第二晚的电视节目进展得很好,回到家后我对表现感到满意,但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几个月后,Laurinaitis再次打电话。这一次,他向我提供了一份合同。合同的设计使得他们可以慢慢地让我回归。事实上也是和他们计划的一样。3 t% D+ D. X) L7 U6 r
    下一个大的测试是在几个月后,公司决定派我去欧洲。我再一次极度紧张。这次旅行被证明是我康复中最紧张的一次测试。有一次我和这些人在大巴中长达4个小时,有时候还会更长。我玩牌,但是大巴里都是酒。没人劝我喝酒,大家都知道我的情况,但在这种环境中仍然很容易回到过去。我必须始终保持注意力。这种状况令人精疲力尽,但我没有动摇。
    " H! j& D4 e, _4 q回归大约一年后,Vince找到我:“Dustin,我想要再次开始Goldust,但这次我们要放松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提醒我现在我们在电视中是PG了,我不能做太多以前的病态的东西。他给了我另一次机会。从Vince那里听到这个感觉很好。
    , E3 J+ @3 j# G) c' [1 F最初的几个月,我只是按照剧本进行。无论编剧给我什么,我都执行。我的创作灵感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被再次激发,并给编剧建议。而这是你必须愿意并能够做的事情。
    0 O  m7 r3 [* Q2 t& K" ^- U对于帮助年轻人,我感到很享受。我总能发现他们的潜力。不管是和一个人短暂的谈话,还是在擂台中看他一分钟的表现,我就能说出他的潜力。我并不是惟一一个帮助年轻人的人,我们都在一个团队,每个人都愿意提供帮助,这和过去有很大区别。
    # p9 C$ G) I9 l& d# S/ C2 K. G9 G有一些比赛让我受伤。我被痛打,回到家后Ta-rel对Sheamus感到生气。我还和Ezekiel Jackson有过相同的经历。他是我那时的最后一个对手。我说:“哥们,放松。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这些,但是你并不需要弄伤我。你要做的一切就是让它看起来像你在伤害我。那就非常好了。”但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误。这些人年轻,充满饥饿感。他们想要学习,我在场内外指导他们。他们的学习还需要一个过程。
    ; c7 W; ^8 U* b$ \( |- R$ x" P和我在一起时,Sheamus成长了一个级别。我并不是唯一注意到的人。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并抓住了。对于成为顶级选手,身体上的能力并不是绝对的。角色特征要比单纯的运动技巧更重要。需要有热心、精神和态度,三者必不可少。一个人必须愿意工作,他必须愿意接受指导,他必须愿意做在擂台上必须做的事情。* @% B) g* `4 p, j; ?& z) D5 ^5 r4 \
    Arn Anderson、Ricky Steamboat、Bobby Eaton、Larry和Barry,这些人对我很大帮助,不仅告诉我做什么,还告诉我如何做,和为什么这是必要的。我仔细聆听,因为我知道两件事:一,他们在所在的领域非常伟大;二,他们让我产生了最大的兴趣。他们非常耐心的指导我。他们明白向一个年轻人展示如何表演的重要性。他们创造了我。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尽力指导年轻人。) G% u( w6 \! w% T6 I
    最后,Vince给我令一次机会。我对此表示感激。我把所知道的一切都交给了下一代选手。这是正确的事情。如果我可以做任何帮助这些人到达下一个等级,那么我很高兴这么做。我曾经也是这些人的一员。
    % C: n3 ^. T! S2 z; z7 J
    # e7 B4 b+ n) J! o7 r第十三章 The Backside
    ( \7 h& T5 F0 ?
    ( d  i- q7 t0 k1 ]& H% [2 v+ \4 R现在,没人谈论摔角是真的还是假的了。他们都会说这是根据剧本操作,这从某种程度说是正确的。但是摔角手在擂台内外承受的身体伤害则是真实的。5 z0 k2 W# k) X: t% F  Y7 E" k8 j
    一个摔迷可能坐在距离擂台只有几英尺远的第一排。被摔到地板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但这只是因为我们表现得很轻松。当我们一晚接一晚地一场比赛进行20或者30次这种动作,那就完全不同了。我们可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跳起来,但疼痛是真实的。8 i  g6 L" ~$ J, U
    当摔迷问我摔在擂台上的感觉时,我告诉他们就像是掉在草地上。擂台地板的弹性根本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柔软。4 U2 |1 L! ?+ K  k) G+ `  q3 W3 c
    一些年轻人总是喜欢把节奏变得非常快,他们认为这很简单。但是如果他们被捧,你会看到他们开始放缓节奏,因为他们开始认识到速度并不是重点。一场好的秀就是要娱乐每一位观众。如果我在真实打斗中打了一个人,那么他就会受伤。如果我在擂台上挨打,那么我脸上的表情更好地展示了这种痛苦。这就是为什么我爱看Randy Orton。他的舞台表演可能是现在最好的。很多人可以通过看Randy比赛进行学习。
    & q/ `9 @5 T" I1 M体形大的选手并不经常从角柱上跳下来,但是当我看到时会很惊讶。Kane使用clothesline从角柱上跳下来,我甚至在想:“他到底是怎么做到不受伤的?”当然,答案是有时候他确实会伤害到自己。
    7 o  U1 b: C8 a1 x1998年,我在对Road Dog使用bulldog时,我左手顶部的骨头全部骨折。这个动作我做过几百万次了,但那晚我向后倒推用手支撑。我戴着手套,可以感觉到我的手在手套中肿了起来。我们仍然继续互相殴打。每次他打我都会让我的手感到疼痛。不管他打我什么地方——痛苦都来自我的手。3 x4 K/ Q/ s' d9 @' V  J1 j
    我们每天都要面对疼痛,每晚都有可能受伤。
    " G4 D6 N. l( C! M! k; {举一个2010年初旅行的例子。我在周五早上4点半起床,穿上衣服,开车15-20分钟到达Gainesville机场,通过安检。飞机在6点45起飞。中途需要转机,飞机一共飞了5个小时,下午1点到达旧金山。这次旅行我要和Kane一起,他的飞机1个小时后到,我就在机场等他。他到达后,我们租车开了150英里到达体育馆。如果这是一场7点半开始的秀,我们必须在6点半之前到达。我穿上衣服,化妆,这又花费15-20分钟。并没有化妆师,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要自己完成。! z" x3 a, @7 C5 A, \3 L9 P) R. C
    直到这场秀开始,我已经出现在了三个机场,行驶了150英里,并已经起床18个小时了。接着我去工作,一场秀持续2-3个小时。当结束后,我和Kane再开着租来的车行驶280英里前往下一个城市,我们在周六下午在那里还有一场秀。大部分情况下我们自己承担支出,这意味着我们并不会租最好的车,不会住最好的酒店。除了机票费用之外,食物、汽油、旅馆、租车都是我们来承担。/ ~; |+ l5 ~/ [) f' D0 m% D4 X8 s
    直到在加利福尼亚睡觉的第一晚,我已经旅行和工作了超过25个小时。我们在凌晨三点,也就是东海岸时间六点到达,我直到大约九点才睡觉,接着起床找个场馆,以便为当天的秀训练。然后迅速吃饭,并在到达场馆进行下午三点的秀。大约五点或者六点,我们继续开车行驶250英里,前往周日下午秀的举办城市。
    6 p* v8 l% l! U) g5 S3 ^, ^6 G从周四晚上开始,我第一次有一个好的睡眠。这次开车只用了4或5个小时,因此我们十点就到体育馆了。周日的计划和周六一样,九点起床,找个训练馆,随便吃点东西,前往体育馆。秀结束后仍然照旧,不过这次我们只需要行驶450英里。由于周一休息,我们把这次行程分为两部分。我们开了大约四个小时,找个旅馆,好好吃一顿,然后睡个好觉。我们在周一完成了剩下的行程,这也是第一次可以轻松一点。我们再次开了四个小时,下午到达旅馆。我们有时间吃一顿很好的午餐了。! @0 u! V; J% ^
    周二是一场电视秀,因此我们必须在中午就到达体育馆。这场秀要在七个小时后才开始,但是我们一天都要准备这场秀,为杂志拍照、采访、排练等等。在这场秀开始时,我们已经在体育馆待了至少十个小时。秀结束后我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回家。, D: ], Z. t5 A3 ^% F
    在这个四天的行程结束后,我至少到了四个不同的机场,飞行了至少12个小时,开车行驶了接近1000英里。我在周三晚上回家,用周四一天来试图恢复,然后再周五或者周六继续巡演。这还算是轻松的。曾经有一次在开车行驶了300英里后,再行驶450英里参加下一场秀。一年中要有280-300天是这么度过的。在我年轻时,有些年我在路上的时间要远超过300天。  X, f/ `1 g! k9 Y5 ~9 p
    Vince给每个人进行更多工作并赚到更多钱的机会。如果你不利用这些机会,那么你就不会得到应有的进步。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并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员工。我并没有认识到世界就在我手中。不止一次,Vince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却没有认识到。现在我认识到的,受益匪浅。我的体型良好,在电视上做了非常好的工作,每个人都能看到。我提出建议。我拥有年轻时没有过的耐心。如果你做这些事情,那么好事就会发生,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5 b/ j6 |1 h( P* k我后背靠下的地方、左肩膀和两个膝盖都有伤。我不会对此抱怨。我必须每天继续训练,因为这可以放松我的关节,帮助我避免伤病。Kane和我下车时可能就像一对脾气暴躁的老头。但是我们知道当走到幕前时应该如何做。在表演的时候,我感觉不到任何伤痛。
    + D' U2 M) q3 t! t' D感谢上帝我从来对类固醇或类似东西没有兴趣。% k0 a) s' l+ G" T- J$ }
    现在一切都变得快节奏,摔倒时要更加危险。我父亲在擂台上工作了几乎50年,他却没有Cody和我遇到的背部问题。那些old-school选手知道如何抓住观众,并能够坚持超过一个小时。他们是真正的表演艺术家。有一些人在非常认真的训练,但大部分old-school选手并不是每天都去体育馆训练。我父亲并不每天都去体育馆健身。他知道如何工作,他有人格魅力。
    2 e* O4 i4 h% q, s现在每个人都在保持体型。如果你需要减轻一些体重,没人不敢告诉你。你或者这么做,或者离开。我们每周都出现在电视中。现在我们摔角的方式更加依赖身体,如果没有处于好的体型,那你将无法承受。
    3 O  J, R3 t+ _" O, ]5 Z! ~5 i, x" J* M; e8 E
    第十四章 The Next Generation
      j& r7 b$ Z( F, k5 ^
    / H$ l7 i4 @$ o2 S) e' [# K对于我弟弟Cody的出生我印象不深。那时我17岁。我在做那个年龄的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大部分是追女孩和运动。换句话说,我并没有照顾他,即使他是我的弟弟。在Cody小时候,我一直在追求摔角事业。  y0 L. Y9 [8 ^/ B6 j7 |
    随着Cody长大,我记得他固执地要远离摔角。他不想参与其中。他喜欢看他哥哥表演,我知道他对于我们父亲的成就感到骄傲,但Cody是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一场秀的。; o3 D! b7 U0 Y8 z0 [
    当我成长时,我想做的就是接近我的父亲,希望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而Cody则相反。在相对年轻的年龄时,Cody的眼光指向好莱坞。他热爱电影行业的一切。成为演员是Cody的目标。他还有其他兴趣,但摔角不在其中。
    ; f6 o% y6 ], O; R, f( ZCody看到了这个行业黑暗的一面。从他出生一直到高中毕业,有时我父亲挣很多钱,有事则家庭接近破产。在摔角行业有时会获得极大成功,但总有起伏,尤其是当你负责运营时。Cody看到了我父亲身体上的损伤以及金钱方面的压力。另外,他的年龄足够大了,能够明白我父亲和我五年中没有说话的事情。
    8 s5 G2 I# @$ a+ h  B在高中,Cody是两次佐治亚州摔跤冠军。他在189磅级别比赛,这是一个由大块头、强壮的孩子统治的级别。Cody在最后两年中只输掉了两场比赛。
    # c) N! B/ s  {我们去看了Cody高年级时的州冠军赛。决赛是在Macon Coliseum举行的。在过去几年中,我父亲和我在这个场馆进行过很多印象深刻的比赛。在Rhodes家族进行的所有比赛场馆中,这里是很特殊的。1990年代初,有一次的剧情是围绕我寻找双打搭档展开的。当时我和Barry Windham搭档,但是他受伤了。接着我和Arn Anderson搭档,他背叛了我,并弄伤了我的胳膊。因此,当晚我在寻找一个新的搭档。我的父亲拿着麦克风出来了,全场疯狂了。他举起手,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就像是上帝降临。爸爸说:“儿子,不要再找搭档了。你可以和我组队。”观众沸腾了。直到今天,人们见到我都会说:“哥们,我记得你和你父亲在Macon搭档。”
    $ ^  f8 n' S  }4 B现在该Cody在这个场馆比赛了。门票售罄。我父亲、Diamond Dallas Page和我都来到现场。Cody最终赢得冠军。我和父亲都很高兴。三位Rhodes家族成员都在这里获得成功,这是难以想象的。4 \" U8 J; r( H& L4 K. S
    Cody得到了很多大学的offer,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个成功。我知道他尊重父亲和我做的事情,但Cody去了西部。他搬到了洛杉矶,希望成为一名演员。摔跤场上的成功让他充满信心,但演艺事业并不那么容易。Cody拍摄了一些广告和其他类似的工作,但并不足以让他在那里生存。6 A3 Q7 K; [) h! P' b
    当Cody回到佐治亚州时,父亲已经开始运作Turnbuckle Championship Wrestling了,我们还在运作一家摔角学校。有一天Cody来到学校。我当时正站在擂台上指导,而学生们则围坐在擂台边。我看到Cody,并让他进入擂台,这样我就可以为学生们示范了。
    2 Z: N9 _9 \  m3 QCody以前并没有真正进入过擂台。我开始动作很慢,接着我们开始进行一些摔角。我想伤害到了他的身体和情绪。我对他非常强硬,使得他哭了起来。我讨厌自己这么做。我非常有侵略性和强硬,只是想向他展示这种真实的感觉。但我做的太过了。* S5 ?! C! r8 Q& A
    但剩下的就是历史了。我们现在会付之一笑,但我对弄伤他感到抱歉。我是我的弟弟。现在我们一起参加电视录制。我们会在开玩笑时进行一些摔角动作,而我会提醒他对他哥哥下手轻点。+ [" b% z3 F9 S  I6 F
    和Cody在擂台上的初次交手我就能感觉到他很有天赋和潜力。
    % C* J: {4 f/ N+ Z+ Q最终Cody前往了Vince位于路易斯维尔的训练营Ohio Valley Wrestling。Cody看到了机会,并抓住了它。
    : c3 i9 E9 U7 {: a7 P2 w除了他的身体技巧,Cody还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东西。第一,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当机会到来时,他知道做什么和如何管理自己。第二,他很机智,口才好。有很多人拥有运动天赋,但是聪明是无法教出来的。教人如何讲话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Cody是个全才,他前途无限。' q6 [6 p. z  f5 v
    但这并不轻松。当你年轻并像他一样处于上升期时,很容易因为事情并不想你所预料的那样顺利而受到挫折。我唯一要告诉Cody的就是:“有耐心。你做得很好。Vince热爱你就像他的儿子一样。继续现在的努力,一切会变得伟大。”$ ?1 W6 g/ {6 Y$ G" s: r0 H% X1 B
    在未来五年中,Cody将会充满精力。他可以寻求建议,而我很高兴尽我所能地帮助他。这个孩子拥有一切——个性、热情、精神、智力、态度和动力。但经验是无法指导的。在擂台上做的事情必须有意义。你必须要学会如何表达情绪。每件事都必须逼真,使得没人会怀疑。摔迷们必须能够看到疼痛。如果你很烦恼,他们也必须看到。Cody了解这个,他是我现在愿意花时间看他比赛的年轻人之一,而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是我的弟弟。
    # ^, K. o1 w% s* C* H- ^. w) y还有其他人。我仍然愿意看我这一代人:Undertaker、Triple H。我爱看Randy Orton。我真的很喜欢Sheamus。我爱看他的表演。Rey Mysterio?当你认为他在进行一个15英尺的高飞动作之后已经死去时,他会突然起来踢你的头部。他就像一直从树上掉落的小鸟,起身再次飞行。看他的比赛真是难以置信。我从没见他打过糟糕的比赛。甚至当他和一个状态不好的人比赛,Rey都能把比赛变得很精彩。我最喜欢看他比赛。( ]& Z. f8 _( R: T; j- S+ d
    Shawn Michaels是最好的选手,不管是在职业生涯初期还是现在。他是最好的之一。而公司中最努力工作的选手之一就是Chris Jericho。看Christian的比赛也很有趣,我喜欢他的职业道德。甚至当并不需要一场伟大的比赛时,他都会尽其全力,因为他热爱他所做的事情。Shawn也是如此。如果你让他们两个人在擂台上,那一定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而任何人和Shawn Michaels或者Chris Jericho进行比赛都不会糟糕。
    . y" Q" H0 N- d! M7 NCM Punk、Triple H、Undertaker、Randy Orton都是非常好的选手。
    ! E( O$ \" h4 C' A4 q: K, s这就是Cody的方向。他是Rhodes家族链条的下一个环节。" n1 m8 |6 q" ]; j! h; a

    # r, @  b1 y3 I; V4 g. L) I! ?第十五章 Angels On The Road Ahead
    ; v, _1 N! [. G( y
    % O0 E* C0 q" l' b+ O7 U- s/ p我认为我现在比以前都要好。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倾听、采纳建议、充满热情和专注地工作将会带来好的结果。
    ; |/ ?5 V# j- }& u. ~+ E2 k过去,我曾认为没有止痛药我都不能去摔角。现在也会痛苦和疼痛,但我现在是“干净”和节制的。即使我从1995年就扮演Goldust了,观众仍然为我欢呼。我的出场可能比不上Undertaker,但在冲击力方面也仅次于他。很不幸我处于职业生涯的末期,但我仍然会让我的表演处于最好的状态。现在每个人都说我比实际年龄要年轻。有一天我看了自己21或者22岁的照片,看起来和那时没什么区别。
    ) Q( U0 \0 A. E( B为什么我知道再也不会饮酒和嗑药了?那些年我在摧毁自己,我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人。我发誓要赢回用了二十年才建立起来的尊重。我并没有刻意抱怨,因为能够活下来就很幸运了。现在,我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每天都努力工作。如果我有糟糕的一天,我知道它会过去。而很多年前,每天都是糟糕的一天。现在我可以有糟糕的一天,并仍然知道我有美好的一生。
    " H! |! P. y7 O) O. g+ b仅仅是早上起来并和Dakota共进午餐,就已经是一个礼物了。我现在在赢回他的尊重和信任。我无法表达让她想要和我谈论她的生活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情。Dakota和我现在要比以前都亲近。我知道我不能回到那糟糕的五年了,因此我继续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前进。: i1 k  _$ Q- C& n' m* F
    我知道未来我还会和这些魔鬼战斗。我会把他们赶跑的。我会一直照顾好自己。
    $ j; y: a, U% J9 C$ O# U我的女儿了解我的过去,她对于我的诚实表示尊重。# f" Q8 I0 i7 `: z8 d4 l9 H
    当Dakota出生时,她面临呼吸问题。医生把她放在热光灯下帮助她呼吸。在同一间屋子里,有另一个正在大声啼哭的孩子。我问护士这个孩子怎么了。原来孩子的母亲可卡因上瘾。她在孩子出生时就去世了,而新生儿也因体内的可卡因而死亡。接着我看看Dakota,她根本不哭。她的大眼睛下面有些许笑容。我一直在记着我的幸运,而Dakota也有如此爱她的父母。她在握着我的小指,直到今天,她当时看我的眼神都让我惊喜。
    & K4 _' L, Y& i3 V8 d她是我生命中最黑暗时出现在我身边的一位天使。我还没有说过我的姐姐/妹妹Kristin,她的爱和对我的支持从未动摇。当我父亲离开后,我们在Austin互相保护,一起成长。在我生命中,无论何时只要她认为我有问题或者我在收到某些东西困扰时,她都会毫不犹豫地乘飞机来看我。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充满了爱。
    6 S1 U' _* M; K经历了这么多,我仍然是Dustin。就像我一直所说,我不想杀死我所有的魔鬼,因为那样也就不会有这些天使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0-2-25 11:43
  • 签到天数: 150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3-10-25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翻译!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5-6 21:39
  • 签到天数: 49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10-25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大,你自己翻译的?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5-6 21:39
  • 签到天数: 49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10-25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大,你自己翻译的?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6-21 00:03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5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豆 发表于 2013-10-25 15:11
    4 r$ R; W9 T3 R  R% G# D水大,你自己翻译的?
    + W% p/ E6 @& _
    以前每翻译一章,都发在新闻里了,没印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7 14:45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3-10-25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啊,这个绝对费精力!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5-6 21:39
  • 签到天数: 49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3-10-25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中落叶 发表于 2013-10-25 15:41
    ' i* ~9 Q+ l/ u以前每翻译一章,都发在新闻里了,没印象?
    : k" O; n5 {; t% |
    噢,噢,这么说来就有印象了,主要是放一块了,哈哈!  ]8 J2 J5 [* A) U( @4 ]) Q4 d7 Z; X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25 06:21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3-10-25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转走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13 04:0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10-25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  这可是好东西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2-24 21:3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10-25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诗级巨作 真的完成了 太强大了 真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它 让更多人了解这个亦真亦幻的摔角世界
    3 T$ F; i+ C2 n2 |6 V6 X$ R. S" q  C6 l: _' Z0 c4 a7 k! N6 e6 C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6-6-21 00:03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6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wwe屋 发表于 2013-10-25 17:40 9 ~; B6 J4 E6 y" }; R* @
    可以转走吗?
    : J8 [' X# V. y: q+ s; t
    可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4-7 00:04
  • 签到天数: 204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3-10-26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翻译。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1-4-16 00:02
  • 签到天数: 180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3-10-29 02: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新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10-29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辛苦了!如果翻译中配上图片更好一些!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3-9-24 12:2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10-29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WWE 也算是有人情味的公司,WWE 绝不会抛弃那些曾经加入 WWE 家庭的人' w1 H2 [& k  Q$ _
    Gold Dust, Scott Hall 等等瘾诫的费用都是 WWE 出的
    : B0 _4 Y6 [/ o. s就算 Kurt Angle 现在在 TNA 工作有合约在身,但不久之前去瘾诫的费用也是 WWE 出的
    3 ]. u1 }( z" F( _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招贤纳士|摔迷之家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4-16 00:55 , Processed in 0.09407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